恶魔妈妈买面膜♝

"Did you graduate from Cambridge?"
"No."
"But I did."
"Can you speak French, Spanish and Latin?"
"I can't.But I can speak English"
"Well,do you have RP accent?"
"……"
"And,have you made straight A's in the university?"
"No,I haven't."
"Haha,I have."

很皮的沙雕脑洞,并且我在此实名diss男神🙊🙊

我发现“抖老师”真的是个极度美好的称呼,既充满爱意,又饱含敬意。他是指引未来学习和生活方向的人生导师,也是风度翩翩,温文尔雅的心中挚爱。❤️

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❤️

【白亮】 《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》

这是个6K合集,因为lof说有敏感词只能转长图了,可能不清晰,大家凑合看吧,希望太太们多多支持。

不知道lof到底是抽了什么风,说我有敏感词,我也不知道哪有敏感词,这是《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(下)》我转成了长图大家凑合看吧

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(中)

接上篇
桃夭举杯:“我知太白,也请太白信我。即便……结局如太白所言,亮亦九死不悔。”他眼神中的坚定让凤白一时竟无法分辨是真心还是假意或者…真假参半。
“他日我若功成名就,自不忘孔明相助之情
。”凤白不自觉挑了下剑眉,面带笑意,他倒是真希望这个小军师能为自己所用,若如此,必如虎添翼,一飞冲天。

回到家中,凤白本想再看些案卷,但脑中却始终浮现那人的身影,久久不能安定。他索性放下书,仔细回想与他对坐情形。羽扇纶巾,谈笑风生,一言一语皆细腻轻柔,却仍能听出语中之坚定。诸葛亮,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高深莫测,一时无法参透。凤白转而一笑,不过,他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个美人,是个比潘安宋玉还要美上万分的美人。很好,我对你现在颇有兴趣了。

只从上次一聚,凤白便与桃夭日益亲密,恨不得日日都在一起,把酒言欢,谈诗作画,互诉衷肠,好不自在啊。
尽管才一日未见,凤白承认他有些想那位军师了,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还是第一个那么直接了当点明自己心思的人。就在思绪将要飘然之时听到来人禀报说父亲叫自己过去。凤白收回神思,转身向父亲房中走去。
“父亲,叫儿子何事?”
“太白,如今朝中波谲云诡,情势瞬息万变,为父需在朝中斡旋,家中之事恐不能顾及,你要替爹看好这个家。你娘年纪也大了,没事就不要出门,在家多陪陪她吧。”
凤白心下一沉,直接开口:“父亲这是要软禁我?”
“我这是为你好。”
“爹,儿子哪里做错了。”
大将军徐徐转身,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,语中带着一丝狠厉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都干了什么吗?你偷偷去见大冢宰,让他提拔你选的人,你挑唆太师与大司马为敌,天天与那个诸葛亮混在一起。李白,你想要搅动朝局,让官员不和,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动摇国之根本。怎么,现在就迫不及待想培养自己的势力,老子还没死呢!我把你带出去是想叫你历练,不是让你养成一身的戾气。整天就知道阴谋诡计,算计人心,你心里哪还有一点正道心思。”
“父亲误会儿子了,儿子的人就是咱们李家的人,我不希望父亲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。太师与大司马不和已久,我又何需挑唆。至于诸葛嘛…”凤白嘴角扬起一个不经意的弧度:“他可是有大用处。儿子分得清谁是敌人。我绝不会做任何损害李家之事,请父亲放心。”
大将军叹了一口气:“你长大了,但你心机太重,阴谋诡计,终非长久之道。好自为之吧。”

凤白见过父亲之后心情郁结,愈发烦闷,他此刻只想见到那个小桃夭。“孔明…孔明…来,陪我喝酒,我们不醉不归。”凤白拿着个酒葫芦一路喝到桃夭府邸,桃夭听到李白来了,心中有些诧异,他赶紧把要写给大司马的奏表收起,若无其事地走过去:“太白,你喝多了,酒多伤身莫要再喝。”说着要去拿凤白手中的酒葫芦,哪知叫那人一躲,一时没有站稳,竟生生把半醉半醒的凤白扑倒了。凤白半躺着,衣衫不整,胸膛也露了一半,半眯着眼,直勾勾盯着身上的桃夭:“先生这是等不及要与我共赴巫山了吗。”借着醉意他似乎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看着桃夭的脸瞬时憋的通红,从脖子到脸上都泛着淡淡的粉色,还有两只耳朵不安地微动了下,凤白心想,可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啊,他深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。凤白突然凑到桃夭耳边,听着对方紧促的心跳和不安的呼吸,刻意压低了声调:“他日,大业功成,定学那汉武金屋藏娇,与先生共剪西窗烛火。”说完兀自起身,空余桃夭一人坐在地上尚未缓神。
凤白伸手把桃夭拉起来,走到常与桃夭相对而坐之处,缓缓吟到:1️⃣“八月边风高,胡鹰白锦毛。孤飞一片雪,百里见秋毫。寒冬十二月,苍鹰八九毛。寄言燕雀莫相啅,自有云霄万里高。”桃夭此刻脸上的红晕还未褪下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脚步轻飘,整个人都神游天外了。他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,尽量使自己开口的语调不那么慌张:“太白这是心中又有何苦闷,不如说来让亮为君排忧。”

1️⃣:来自唐-李白《观放白鹰二首(其一)》

未完待续,应该还有最后一个下篇就结束了,多谢各位太太们的支持🙏

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(上)

凤白X桃夭 凤白将军,桃夭军师
私心tag,严重ooc!!!梗来源于虎啸龙吟中司马昭对何晏的算计和利用
结局应该算是HE了吧,终于不白嫖一次,请各位太太们多多支持

他们本无交集,各位其主,他是杀伐决断,心狠手辣的将军;而他是风度翩翩,智谋双绝的军师。桃夭主动接近凤白,他知道凤白内心对权力的渴望,对高位的追求,他想挑起凤白和家族的内斗,不战自退,让自己的主公坐收渔利。
初次见面是在朝堂之上,凤白跟在父亲身后,虽一言不发,低眉顺眼,但朝堂之上谁不知道大将军的长子早已在外征战多年,虽无官职,却是战功赫赫。桃夭与凤白分站两边,他不似凤白刻意隐忍,轻握羽扇,闲定自若,眼神却始终微微看向那位少将军,桃夭脑中飞快运转着,他想,他一定要好好利用这小子为自家大司马铺平道路。

下了朝,凤白依然跟在父亲身后没有言语,而桃夭跟在大司马身后谈笑风生,他们走廊狭路相遇。大将军叫住了大司马,两人互相吹捧假意寒暄,桃夭注意到此时凤白虽然面无表情,但眼神中多含不屑。桃夭轻轻走了过去,行了个礼:“少将军真是年少有为,这些年跟在大将军身后征战,怕是立了不少军功。我早就对少将军仰慕已久,不知少将军可否有空与府中一叙?”桃夭说话时始终带笑,他笑起来一双桃花眼上翘,羽扇轻摇,微风将他的朝服吹起一角,美人自不用说。凤白回了个礼,开口说:为国征战本乃臣下分内之事,何谈功劳,倒是军师为大司马分忧,功不可没。”他停顿了一下又说:“军师相邀,敢不命从,那便叨扰了。”桃夭听语微微颔首,嘴角不自觉又上翘了几分。

回到家中,凤白刚准备出去练剑,突然想起与桃夭在走廊中的对话。他放下剑,转身回房换了一身玄青色的便服,就向诸葛府走去。他到了府邸看见桃夭正在卜卦算签,凤白在门口忍不住轻哼一声,他哪里不知道这是故意做样子的。桃夭缓缓起身,邀凤白同坐,凤白微微一愣,不过转眼就坐在了桃夭身边,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小军师想翻出什么花来。
桃夭与凤相对而坐,他对凤白说:将军可算是来了,让我好等。早就想与将军畅谈人生,品评天下,与太白成为莫逆之交。凤白回应“军师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,我自是要向军师多多学习。”
“此番将军回朝,陛下却不提封赏,不设酒宴,我实在为将军惋惜。”
“我本是有过之人,陛下和父亲能绕死罪我已感激不尽,怎敢奢望要官职封赏。”
“将军如此年轻有为,又一身的军功,正是施展抱负的好年华,如此在却闲职家中,实在可惜。”
“父亲也不希望我多参与朝政,像现在这般虚度光阴也好不自在。”
“将军不必在我面前强装淡然,我知将军志向远不在此。将军知我是军师,然而这军师却无实际官职,陛下对我并不重用,我想出人头地只得投在大司马门下,望着能封赏个一官半职好荣耀门庭。人前无比光鲜,人后凄凉落寞,这大好年华却虚度光阴的日子我可是比将军更早品尝。”
凤白轻笑一声:“军师怎知我不是心甘情愿,我并无此鸿鹄之志,只愿平安度日便好。”
桃夭并不反驳,只说了一句:“若君为鲲鹏,我为羽翼,愿助太白实现凌云之志,太白可愿意?”
凤白听完直直盯着桃夭,他心中清楚这不过是小军师虚伪的说辞,故意激自己有所动作,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说中了心中志向,他原以为不会有人懂,就算懂也只怕说他狼子野心,没想到居然有人眼光如此犀利,若他不是敌人该有多好。
凤白轻笑:“你怎知若我他日功成就不会鸟尽弓藏 兔死狗烹,到时你也许连性命都不保。”

未完待续…
先写这么多吧,也不知道有没有太太们喜欢,要是有人喜欢的话我会再更的,随手把小心心和小蓝手点上,要是有人评论就更好啦……爱白亮,爱你们。

我的昭儿,公子无双

可能很多人对司马昭的认识仅留在“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”的狼子野心上。不能说电视剧一定能真实反映史实,但剧中塑造了个个性复杂,情感丰富,形象饱满的司马昭。

还记得他初登场时那个青涩的少年,靠耍诈才赢了哥哥;也能在家中艰难时参透父亲不足为外人道的上上策。和哥哥迎亲时的那一身红衣,他就是画中才有的美人
(反正昭儿的红衣和朝服是真的美)。

与父亲征战沙场时初显权谋争斗之心,官场受挫后他学会隐忍适时低头,却在暗流涌动中推波助澜。他在爱情与权力面前毫不犹豫选择了权力,那个心狠手辣的司马昭绝不允许身边有丝毫威胁,他不像他的父亲拼命压下欲望,他清楚明白也大胆显露,他的野心,世人皆知。

在太后面前他故作谦逊而转身后的笑张狂且不屑,他阴险狡诈玩弄何晏于股掌之间,他登峰凌云台不臣之心尽显无疑。他终是司马懿的儿子,聪明,阴狠,胆识,谋略,司马昭天生就是该成大事之君。
他的笑,是天真烂漫,公子无双;也是杀伐决断,伏尸百万。无论是前期的翩翩少年还是后期的野心将军,昭儿的笑,永远都有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魔力。

他的眼睛,清澄明亮,有星辰大海,也有万里河山。

这样的司马昭有血有肉,鲜活生动,他的天性他的转变都能追寻缘由。我彻底被他征服。是了,我爱这个野心勃勃的昭儿,也爱这个用演技彻底征服我的次儿。希望司马昭作为起点,优秀的演员会在往后的演艺道路中会走的更远。

愿你爱上这个世界

        好像从没有细数过自己过了多少年,今年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不是18岁了,过了17不能再拿未成年当借口,过了18就再也不能当自己还是个懵懂的少年。

        我一直清醒着,又不停麻木着。我明白该做的事该走的路,但未来的无法预知和不可状物让我感受不到一丝温度。冰冷的日子浑噩地过着,我找不到黑暗中的光源,或者是我大概就不想去找,我宁愿自己就这样烂在深渊里,陷入漫无边际的绝望中。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,我没有人们形容的艰难困苦,我只不过是心死了。

        我上了大学,讽刺的是知识储备告急到不如高中的程度,是不是再过几年就退化到初中了,我依然活着,对,行尸走肉一样活着。年少无知,轻易埋下对远方深爱的种子,如今,我不敢再想。它还是那么光芒万丈,像我这样混沌度日的人配不上了。

        我终于承认,自己就是个自私,懦弱,无知,冷漠的人,我想待在只有自己的小圈子里,永远不把门打开。我是属鸵鸟的吧,遇事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,想把头深深埋进沙子里,不愿面对。现在的我,配不上所有曾经喜爱的一切。在无数个像这样的深夜里,我躲在被子里,极力想要忍耐,但还是害怕极了。我不知道这样没有忧患的日子还能过几天,我害怕没有明天没有未来的日子,我什么都没有,连梦也没有了。

        就像我知道绩点的重要性,但每次还是在临考前一天抱抱佛脚,我知道要学好英语,但还是连单词都不愿看一眼。我明白那么多却什么都不做。可我也从来没有轻松过,我没有认真对待过,却仍然要开会要写报告要写作业要做PPT要完成一大堆乱七八糟有意义或者无意义的任务,好像我经常很忙碌又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。

        人总是要找到个什么能支撑自己过下去的东西的,太难了,连梦都失去了该怎么走下去。人们对于“你为什么要努力”的话题有过千万次的讨论,说出来的每一个原因都值得被尊重。我也问过自己相同的问题,答案如大多数人所言“因为我喜欢的东西都很贵,我想去的地方都很远,我爱的人超完美 ” 人类自古就有执着无悔的勇气,也有海阔天空的智慧。我想过把想要的降一点就会实现了,也容易快乐了,但这是个多么愚蠢的想法了,简直烂透了。

        就像我喜欢tf,喜欢ysl,喜欢Givenchy,我想过用平价的代替,我试着说服自己,反正同样的保质期,不过是些品牌噱头而已,神似已经差不多了,何必执念牌子呢。我下定决心去某宝准备买下单,但临了还是很纠结,我发现我依然最喜欢以前的那些,就算它们带不来什么实质性的意义,但起码买的那一瞬间收到的那一瞬间涂的那一瞬间都是开心的。

        我恍然间明白,原来我要的就是这些,一开始就爱上的一切是不能随意被替代的。我最爱的地方,想要的未来,向往的生活都是不能轻易改变的。我不愿悖逆心意,活着是既痛苦又愉悦的,人因为有思想才区分于其他高级动物。原来“但愿长醉不复醒”才是个高级的状态,梦都没有的人何谈理想,有了个自我编织的美好生活的蓝图才会产生为之奋斗的动力。

        这世界很大,你还有无数种可能性,是因为你把自己定义死了才看不到更多的希望。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一生的坎坷,谁又是过得顺风顺水呢,谁不是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又在负重前行,不是只有你才有苦衷。

        我想体会世间疾苦后能品尝到甘甜的滋味,我想可以毫不犹豫地买下自己喜欢的东西,我想给辛苦付出的父母一个幸福的晚年。我想,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也不用担心自己不够优秀而配不上他。一个人很苦也很孤独,可偏偏我太贪婪,想要的太多,我没有放弃努力的资格。希望你迎接成功也面对失败,毕竟长路漫漫,你终要一个人面对。

        短暂的就别留恋了,瞬间也不是永恒,这不是我要的终点,是向前不能回头的理由,因为热爱,我选择一条最难的路,义无反顾。我听到心中来自远方的呼唤,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。我已无暇顾及过去,我要向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