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魔妈妈买面膜♝

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(上)

凤白X桃夭 凤白将军,桃夭军师
私心tag,严重ooc!!!梗来源于虎啸龙吟中司马昭对何晏的算计和利用
结局应该算是HE了吧,终于不白嫖一次,请各位太太们多多支持

他们本无交集,各位其主,他是杀伐决断,心狠手辣的将军;而他是风度翩翩,智谋双绝的军师。桃夭主动接近凤白,他知道凤白内心对权力的渴望,对高位的追求,他想挑起凤白和家族的内斗,不战自退,让自己的主公坐收渔利。
初次见面是在朝堂之上,凤白跟在父亲身后,虽一言不发,低眉顺眼,但朝堂之上谁不知道大将军的长子早已在外征战多年,虽无官职,却是战功赫赫。桃夭与凤白分站两边,他不似凤白刻意隐忍,轻握羽扇,闲定自若,眼神却始终微微看向那位少将军,桃夭脑中飞快运转着,他想,他一定要好好利用这小子为自家大司马铺平道路。

下了朝,凤白依然跟在父亲身后没有言语,而桃夭跟在大司马身后谈笑风生,他们走廊狭路相遇。大将军叫住了大司马,两人互相吹捧假意寒暄,桃夭注意到此时凤白虽然面无表情,但眼神中多含不屑。桃夭轻轻走了过去,行了个礼:“少将军真是年少有为,这些年跟在大将军身后征战,怕是立了不少军功。我早就对少将军仰慕已久,不知少将军可否有空与府中一叙?”桃夭说话时始终带笑,他笑起来一双桃花眼上翘,羽扇轻摇,微风将他的朝服吹起一角,美人自不用说。凤白回了个礼,开口说:为国征战本乃臣下分内之事,何谈功劳,倒是军师为大司马分忧,功不可没。”他停顿了一下又说:“军师相邀,敢不命从,那便叨扰了。”桃夭听语微微颔首,嘴角不自觉又上翘了几分。

回到家中,凤白刚准备出去练剑,突然想起与桃夭在走廊中的对话。他放下剑,转身回房换了一身玄青色的便服,就向诸葛府走去。他到了府邸看见桃夭正在卜卦算签,凤白在门口忍不住轻哼一声,他哪里不知道这是故意做样子的。桃夭缓缓起身,邀凤白同坐,凤白微微一愣,不过转眼就坐在了桃夭身边,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小军师想翻出什么花来。
桃夭与凤相对而坐,他对凤白说:将军可算是来了,让我好等。早就想与将军畅谈人生,品评天下,与太白成为莫逆之交。凤白回应“军师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,我自是要向军师多多学习。”
“此番将军回朝,陛下却不提封赏,不设酒宴,我实在为将军惋惜。”
“我本是有过之人,陛下和父亲能绕死罪我已感激不尽,怎敢奢望要官职封赏。”
“将军如此年轻有为,又一身的军功,正是施展抱负的好年华,如此在却闲职家中,实在可惜。”
“父亲也不希望我多参与朝政,像现在这般虚度光阴也好不自在。”
“将军不必在我面前强装淡然,我知将军志向远不在此。将军知我是军师,然而这军师却无实际官职,陛下对我并不重用,我想出人头地只得投在大司马门下,望着能封赏个一官半职好荣耀门庭。人前无比光鲜,人后凄凉落寞,这大好年华却虚度光阴的日子我可是比将军更早品尝。”
凤白轻笑一声:“军师怎知我不是心甘情愿,我并无此鸿鹄之志,只愿平安度日便好。”
桃夭并不反驳,只说了一句:“若君为鲲鹏,我为羽翼,愿助太白实现凌云之志,太白可愿意?”
凤白听完直直盯着桃夭,他心中清楚这不过是小军师虚伪的说辞,故意激自己有所动作,但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说中了心中志向,他原以为不会有人懂,就算懂也只怕说他狼子野心,没想到居然有人眼光如此犀利,若他不是敌人该有多好。
凤白轻笑:“你怎知若我他日功成就不会鸟尽弓藏 兔死狗烹,到时你也许连性命都不保。”

未完待续…
先写这么多吧,也不知道有没有太太们喜欢,要是有人喜欢的话我会再更的,随手把小心心和小蓝手点上,要是有人评论就更好啦……爱白亮,爱你们。

评论(14)

热度(22)

  1. 九月华裳恶魔妈妈买面膜♝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