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魔妈妈买面膜♝

江山万里,抵不过你倾城一笑(中)

接上篇
桃夭举杯:“我知太白,也请太白信我。即便……结局如太白所言,亮亦九死不悔。”他眼神中的坚定让凤白一时竟无法分辨是真心还是假意或者…真假参半。
“他日我若功成名就,自不忘孔明相助之情
。”凤白不自觉挑了下剑眉,面带笑意,他倒是真希望这个小军师能为自己所用,若如此,必如虎添翼,一飞冲天。

回到家中,凤白本想再看些案卷,但脑中却始终浮现那人的身影,久久不能安定。他索性放下书,仔细回想与他对坐情形。羽扇纶巾,谈笑风生,一言一语皆细腻轻柔,却仍能听出语中之坚定。诸葛亮,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高深莫测,一时无法参透。凤白转而一笑,不过,他可以确定的是那是个美人,是个比潘安宋玉还要美上万分的美人。很好,我对你现在颇有兴趣了。

只从上次一聚,凤白便与桃夭日益亲密,恨不得日日都在一起,把酒言欢,谈诗作画,互诉衷肠,好不自在啊。
尽管才一日未见,凤白承认他有些想那位军师了,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还是第一个那么直接了当点明自己心思的人。就在思绪将要飘然之时听到来人禀报说父亲叫自己过去。凤白收回神思,转身向父亲房中走去。
“父亲,叫儿子何事?”
“太白,如今朝中波谲云诡,情势瞬息万变,为父需在朝中斡旋,家中之事恐不能顾及,你要替爹看好这个家。你娘年纪也大了,没事就不要出门,在家多陪陪她吧。”
凤白心下一沉,直接开口:“父亲这是要软禁我?”
“我这是为你好。”
“爹,儿子哪里做错了。”
大将军徐徐转身,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,语中带着一丝狠厉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天都干了什么吗?你偷偷去见大冢宰,让他提拔你选的人,你挑唆太师与大司马为敌,天天与那个诸葛亮混在一起。李白,你想要搅动朝局,让官员不和,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动摇国之根本。怎么,现在就迫不及待想培养自己的势力,老子还没死呢!我把你带出去是想叫你历练,不是让你养成一身的戾气。整天就知道阴谋诡计,算计人心,你心里哪还有一点正道心思。”
“父亲误会儿子了,儿子的人就是咱们李家的人,我不希望父亲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。太师与大司马不和已久,我又何需挑唆。至于诸葛嘛…”凤白嘴角扬起一个不经意的弧度:“他可是有大用处。儿子分得清谁是敌人。我绝不会做任何损害李家之事,请父亲放心。”
大将军叹了一口气:“你长大了,但你心机太重,阴谋诡计,终非长久之道。好自为之吧。”

凤白见过父亲之后心情郁结,愈发烦闷,他此刻只想见到那个小桃夭。“孔明…孔明…来,陪我喝酒,我们不醉不归。”凤白拿着个酒葫芦一路喝到桃夭府邸,桃夭听到李白来了,心中有些诧异,他赶紧把要写给大司马的奏表收起,若无其事地走过去:“太白,你喝多了,酒多伤身莫要再喝。”说着要去拿凤白手中的酒葫芦,哪知叫那人一躲,一时没有站稳,竟生生把半醉半醒的凤白扑倒了。凤白半躺着,衣衫不整,胸膛也露了一半,半眯着眼,直勾勾盯着身上的桃夭:“先生这是等不及要与我共赴巫山了吗。”借着醉意他似乎忘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看着桃夭的脸瞬时憋的通红,从脖子到脸上都泛着淡淡的粉色,还有两只耳朵不安地微动了下,凤白心想,可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啊,他深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。凤白突然凑到桃夭耳边,听着对方紧促的心跳和不安的呼吸,刻意压低了声调:“他日,大业功成,定学那汉武金屋藏娇,与先生共剪西窗烛火。”说完兀自起身,空余桃夭一人坐在地上尚未缓神。
凤白伸手把桃夭拉起来,走到常与桃夭相对而坐之处,缓缓吟到:1️⃣“八月边风高,胡鹰白锦毛。孤飞一片雪,百里见秋毫。寒冬十二月,苍鹰八九毛。寄言燕雀莫相啅,自有云霄万里高。”桃夭此刻脸上的红晕还未褪下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脚步轻飘,整个人都神游天外了。他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,尽量使自己开口的语调不那么慌张:“太白这是心中又有何苦闷,不如说来让亮为君排忧。”

1️⃣:来自唐-李白《观放白鹰二首(其一)》

未完待续,应该还有最后一个下篇就结束了,多谢各位太太们的支持🙏

评论(5)

热度(22)

  1. 九月华裳恶魔妈妈买面膜♝ 转载了此文字